志願者心聲|寄十四隊的小可愛們

本文发布于 2019-7-16来源:湖南大學,共青团湖南大學委员会阅读(1287)推薦(309)评论(0)

收藏 保存 打印 複制

     

       从你们出了站来,对我们的笑脸完全“漠视”,到你们进了站后,对我们的挥手笑脸相迎。当你们第一次踏上这片芙蓉国,就注定了一场彻头彻尾的浸染。当故事随着湘江之水展开,惊喜就已在滩底等候着你们……

 

早早便是晴天,我探頭望向窗外,美好的景色,美好的人兒,因爲那裏是天穆的方向!

 

(一)

       对于男孩们,我并没有什么礼物,因为我想:男儿走四方,交心挥手即可,千言万语倒显得煽情。昕昀说你们有些可怜,可是你们毕竟已不是小孩,而是意气风发的少年,该学会用一壶酒,用一相拥去倾诉,读懂你的挚友。

       你们的超哥喜好诗词文,对那些精良的中国传统文化矢志不渝。然而对于唱歌和跳舞就显得业余。倘若你们的节目是歌舞,那可真的只能托付给昕昀了。不过还好,我的才华得以运用。而且虽然你们昨晚的K歌红包,我插不进足,我却很开心地坐到了十一点多。或许你们也一样,你们那些不合其他大众口味的才华不要放弃,坚持下去,这是你们的标志,是上天让你们好好运用的工具。

       况且小大之辩也,你们的“大众”也只是同龄上下的人群。想想你们这一代,只不过是众多一代的一个,想想你们的忻州,只不过是全国众多市中的一个。不论纵看还是横看,你们所见的似乎都只是“井底之蛙”的眼界。而在这眼界中,即使获得了荣誉与证书,又怎么好意思去骄傲呢?而再换句话说,倘若你们能看到这种地步,就说明你们心中的天地也能到这种地步,就说明你们的上限还不可限量,就说明你们的成长之路还很漫长,但是也会有更多的喜悦与感动。这就是我那句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”的含义了。

      昨天晚上我在家长群里发了一段文字:“《新荊轲刺秦王》是孩子自寫稿子,自編自導的節目。這場話劇所有的孩子都有自己的角色與任務。有的孩子雖然沒有上台卻在台下做著舉足輕重的任務,有的孩子雖然戲份少,卻在團結同學,搬運道具上不可或缺。對于這場表演,我對每一個孩子都十分感動與認可。也請家長不要以戲份論英雄。甚至我可以說,每一個孩子在這個話劇上的表演都足以配上優秀營員的名分!“

 

(二)

       对于优秀营员的看法,我也希望大家能大气点。每个人的成长快慢不一,出现的加速期和平台期也是不一,一定时间内的失意不代表永远的平庸。

      而且这样的高中阶段的荣誉与那些竞赛,大赛的荣誉相比九牛一毛。而且一旦上到大学,这些根本就没有拿上排面的机会。这只代表一个鼓励,回到忻州,你们该干嘛还是要干嘛。对于那些有所付出而缺乏信心的,这样的鼓励对他们可能才是重要的。

     这次高校科学营的机会难得,怎么说你们都能算是万里挑一的幸运儿,而且从你们这次超级“白嫖”的经历来看,也就对国家,省里的投入可见一斑。越长大越会发现,家长每个月给你零花钱不是理所应当的,好心人伸出援手不是理所应当的,别人替你打扫房间也不是理所应当的。同样,国家给你资助也不是正正常常,不要白不要的事情。我们真的要学会感恩社会。你们正在逐渐脱离未成年人的保护圈,人家就是不帮你反倒骂你你又能怎样?男生身强体壮的多献血,女生力所能及的多做些志愿活动,不为了钱去奋斗对之后你们的职业生涯的导向也很有帮助。

 

此去经年,与风共舞,  依旧站在起点飞翔。

 

(三)

       不知你们日后是否还会全部相聚,我只能说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们会越来越难团聚。但是对于你们个人而言,却是永恒的。试想一个高三刷题的夜晚,你们心怀迷茫,不知前行的意义与目的地。多次的上升下落也使你们斗志近乎泯然。你们倘若突然记起这段时光,我想,总是会比同样遭遇的那些人更有心气的。因为你们有过不一样的经历。

     王阳明先生有过一段诗《滁阳别诸友》,原文不放了,大意是:“你们既然这样舍不得我,与其在送别形式上大费周章不如回去在圣贤之学上多下苦功。 至道就在每个人的心里,并不在你们老师这里,所以向心中求道,随时随地都是可以的,没必要千里追随着我。当年尧圣人去世之后,舜圣人满心思念,常会在羹湯中,牆壁上看到堯聖人的音容笑貌,而孔子和盜跖就算對面而坐也會彼此不識。你們再看那旅店的掌櫃,總是一副很熱情的樣子來接待客人,可是等客人一走,便再不會記挂人家了。”

     重心意而轻形式,这是王守仁的一贯主张。我们虽然没必要如此得心学,但是其中的寓意还是有所道理的:把爱与思念化作心气儿,时刻满怀感恩之心。

 

想說的就是這些,珍重珍重,我們再見!

 

最愛你們的學長:吳伯超

我要評論